狼主的娇气小妻 第二十八章
全本小说网 www.hao390.com
    「公主……」

    宝月公主打断了谢月清的话,怅然说道:「若是那大王子选中了我,我、我是不会推辞的,毕竟我身为父皇、母后的嫡女,能为他们分忧也是极好的,就是、就是……我舍不得父皇、母后……」说着,宝月公主难过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月清咬着嘴儿,轻轻地拍着宝月公主的手,安抚着宝月公主。

    谢月清心想,宝月公主心地善良,皇后娘娘也一心为她,如果她和乌恩奇的婚事也能替皇后娘娘解忧的话,那又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接下来,谢月清婉拒了宝月公主要将她扮丑的提议,穿着她的漂亮衣裳,参加了赏月宴。

    但其实,从表面上看,这场赏月宴显得有点平平无奇。也就是皇后在御花园里请贵女们吃了些点心,喝了些清茶,然后领着贵女们在御花园里散了散步,就让贵女们散了。

    从宫里回来,谢月清回到府中,因夜已深,她也没什么心思,草草洗漱便睡下了。不曾想,第二日一大早,谢月清就被皇后身边的女官给请进了宫中。

    栖凤官里,皇后正坐在椅子里,一双眼睛哭成了红桃子,宝月公主也陪在一旁,看起来也哭得很伤心。

    见了谢月清,皇后一把将她抱住,哭道:「我苦命的清儿……上一回你父亲受牵连,因着事发突然我也护不住你。可这一回你放心,我、我就是看在你故去母亲的份上,也必要护住了你……」

    谢月清一惊,忙问为何。

    宝月公主抽抽噎噎地说道:「就是昨儿晚上的事儿,想来是清儿姐姐美得紧了,那草原大王子竟一眼看中了你,他要求娶你为他的大妃。」

    闻言,谢月清表情并无太大波澜。

    皇后哭得伤心,「当年你母亲病重时,曾将你托付于我……结果,头一回我没能护着你,这一回……」

    谢月清急忙跪下,「皇后娘娘,快不要动怒,臣女愿为了家国社稷,为了皇后娘娘而分忧。以及,臣女是心甘情愿的,不,臣女是欢欢喜喜的愿意出塞和亲。」

    皇后与宝月公主齐齐一愣。

    谢月清顾不得羞涩,低声说道:「求皇后娘娘成全。」

    后来的事儿,谢月清便不再过问了。

    但那一日,当她被皇后的女官送回了谢府以后,先是太皇太后、皇太后、众太妃等人便送来了各种赏赐到谢府来。跟着,皇后、众王妃的赏赐,并各大国公、勳贵的各种礼物就被源源不绝地送到了谢府。

    隔了一日,黄门官来谢府宣旨,曰仪清公主谢氏月清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……为显我皇意,即日赐婚于胡国大王子乌恩奇为大妃,两国永为交好,永固边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谢月清终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。

    接下来,皇后现实迎了仪清公主谢月清入宫小住几日,以示恩宠。

    而按照乌恩奇的请求,他会在雍阳国的京城待上两个月,等到他与谢月清成婚以后,再带着妻室回草原去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谢月清被赐婚,嫁给胡人的大王子。两国都十分看重这场婚礼,金帐大汗特命大臣从草原上送来了许多聘礼,那运送礼物的马车队伍,龙头都已经送进了宫门,龙尾却还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全京城的人都沸腾了,这是他们见过的最盛大的婚礼,雍阳国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为了尊重乌恩奇的身分,雍阳国的皇上命人按照胡人的习惯,在京郊扎了几个大帐篷给乌恩奇,所以这儿就变成了乌恩奇的行宫。

    当穿着嫁衣的谢月清被迎入行宫,端坐在床上以后,乌恩奇示意众人退下,直接掀开了覆盖在谢月清所佩戴的凤冠上的红盖头。

    盛装打扮的谢月清微垂着头,娴静而优雅地坐着,彷佛一株牡丹,端庄大气又美艳无双。

    乌恩奇笑道:「清儿,许久未见,你更美了。」

    「油嘴滑舌的……什么许久未见啊,昨晚上你还偷偷跑我屋里去了。」谢月清红着脸儿撇了他一眼,见他已经将脸上的伪装尽数去了,露出了本来的英俊面容,忍不住一笑,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乌恩奇笑,「舌滑不滑,要试试才知道。」

    他用力一拉,她便跌入了他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谢月清吓得张口要尖叫,却被他含住了双唇。

    那是他那让人熟悉的霸道的视吻,谢月清心跳如鼓,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乌恩奇撬开她的牙齿,与她唇舌交战。

    谢月清晕晕乎乎的,靠在他的怀里,化作了一摊春水。

    乌恩奇盼这一天不知道盼了多久,他还想进一步,忽然面颊上一阵刺痛,他离开她的双唇,摸了摸脸上。

    谢月清睁开眼睛,待见到他脸上的红痕,吓了好大一跳,连忙坐起来,「怎么了?」乌恩奇没有防备,又被她的头饰刺到,脸上立刻添了两道红印子。

    谢月清被吓了一大跳,扑过去一看……还好还好,只是略微有点儿红肿,并没有流血。

    乌恩奇捂着脸,苦哈哈地看着她,委屈得不行,人家说新婚洞房夜女子会见红,现在倒好,他先见了红。嗯,虽然没有血,但毕竟是红了是不是?

    「抱歉啊。」谢月清满是歉意,她不敢再乱动,小心翼翼地将凤冠摘了下来,摆在床头。

    乌恩奇看了一眼,起身将凤冠拿起,拿到梳桩柜上放下。开玩笑,一会儿他和她这样那样的时候,万一又碰到了怎么办,必须把这个危险东西放远一点。

    谢月清抿嘴笑,原来他也有害怕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「还笑,没看你夫君我受伤了吗?」乌恩奇撒娇,仰面躺在床上,假意生气。

    谢月清笑,趴在他旁边打趣他,「这点也能叫伤吗,草原第一勇士?」

    「你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心疼你夫君。」乌恩奇哼了一声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还生气了,真是的。谢月清没有办法,只能哄哄他。

    「好啦, 不要生气了,我道歉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我保证,以后不戴这种会伤人的东西了。」

    「哎,你到底要怎么样嘛?」

    乌恩奇指着伤口,「要亲亲才能好……」

    谢月清害羞了,乌恩奇偏不放过她,她没有办法,只能凑到他脸边,伸出舌尖,颤巍巍地触碰他的伤口,舔了舔一道红印子,然后再换下一个。

    这画面太旖旎,乌恩奇哪里还忍耐得住,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,呼吸急促,「小妖精 !」

    他伸手解开她的嫁衣,三五下将她剥光,再将自己剥光。

    两个人坦诚相对,谢月清很害羞,脸红得像桃子,她侧身绻缩成一团,紧张得冒汗。而乌恩奇从背后抱着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本书内容略有删减,请谅解*

    大帐内,有人娇喘吁吁、香汗淋淋……

    大帐外,有蛙声阵阵,宾客笑语盈盈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

    【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,全本小说阅读网(http://www.qb5200.com)】

    【全本小说阅读网电脑站:www.qb5200.com;手机站:m.qb5200.com)】
全本首页 | 玄幻小说 | 武侠小说 | 都市小说 | 言情小说
© 2018 全本小说网
pk10注册网|pk10开户网|pk10开户平台|